分类: 徐志摩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幸福

 杨培达年纪虽则有三十岁,可是她有时还老想跳著走路,在走道上一上一下的跳舞,赶铁圈子,把手里东西往半空掷上去落下来再用手接,或是站定了不动憨笑著看──没有什么──乾脆什么也没有。

  你有什么法想,如其你到了三十岁年纪,每回转过你家的那条街的时候,忽然间一阵子的快活──绝对的快活!──淹住了你──仿佛你忽然间吞下了一大块亮的那天下午的太阳光,在你的胸口里直烧,发出一阵骤雨似的小火星,塞住你浑身的毛窍,塞住你一个个手指,一个个脚趾?

  呵,难道除了这“醉醺醺乱糟糟的”再没有法子表现那点子味儿?多笨这文明,为什么给你这身体,如其你非得把它当一张贵重,贵重的琴似的包起来收好?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13

夜深时

 (浮及尼亚坐在壁炉前,她的出门用件,丢在一张椅上:她的靴在炉围里微微地蒸著汽。)

  浮及尼亚(放下信):我不喜欢这封信──一点也不。我想不到难道他是存心来呕我的气──还是他生性就是这样的。(念信)

  “多谢你送我袜子,碰巧新近有人送了我五双,我所以拿你送我的转做人情,送了我的一个同事,我想你不至于见怪吧。”不;这不能是我的猜想。他准是存著心来的;这真叫人太难受了。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28

一杯茶

    费蔷媚并不怎样的美。不,你不会得叫她美。好看?呒是的,要是你把她分开来看……可是为什么要拿一个好好的人分开来看,这不太惨了吗?她年纪是轻的,够漂亮,十分的时新,穿衣服讲究极了的,专念最新出的新书博学极了的,上她家去的是一群趣极了的杂凑,社会上顶重要的人物以及……美术家──怪东西,她自己的“发觉”,有几个怕得死人的,可也有看得过好玩的。

  蔷媚结婚二年了。她有一个蜜甜的孩子,男的。不,不是彼得──叫密仡儿。她的丈夫简直是爱透了她。他们家有钱,真的有钱,不是就只够舒服过去一类,那听著寒伧,闷劲儿的,像是提起谁家的祖老太爷、祖老太太。他们可不,蔷媚要什么东西,她就到巴黎去买,不比你我就知道到彭德街去,她要买花的话,她那车就在黎锦街上那家上等花铺子门前停住了,蔷媚走进铺子去扁著她那眼,带“洋味儿”的看法,口里说:“我要那些那些。

  那个给我四把。那一瓶子的玫瑰全要。瞧,那瓶子也让我带了去吧。不,不要丁香。我恨丁香。那花不是样儿。“铺子里的夥计弯著身子,拿丁香另放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,倒像她那话正说对了似的,丁香是真不是样儿。”给我那一班矮个儿的黄水仙。那红的白的也拿著。“她走出铺子上车去的时候,就有一个瘦小的女孩子一颠一颠的跟在背后,抱著一个多大的白纸包的花,像是一个孩子裹在长抱裙里似的……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37

小赌婆儿的大话

  方才天上有一块云,白灰色的,停在那盒子形的山峰的顶上,像是睡熟了,他的影子盖住了那山上一大片的草坪,像是架空的一个大天篷,不让暖和的太阳下来。

      一只灰胸腔的小鸟,他是崇拜太阳的,正在提起他的嗓子重复的唱他新编的赞美诗;他忽然起了疑心再为他身旁青草上的几颗露水,原来是阳光里像是透明的珍珠,现在变成黯黯的,像是忧愁似的,他仰头看天时他更加心慌了,因为青天已经躲好只剩白肤肤的一片不晓得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他停止了他的唱,侧著他的小头,想了一会儿,还是满心的疑惑,于是他就从站著的地方,那是一颗美丽的金银草,跳了出来,他的身子是很轻,所以最娇嫩的花草们的小脚在他们的头顶上或是腰身里跳著舞。每回他过路的时候,他们只点著头儿摆著腰儿的笑,因为他们不觉得痛,只觉得好玩,并且他又是最愿意唱歌儿给他们听的。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41

吹胰子泡

  小粲粉嫩的脸上,流著两道泪沟,走来对他娘说:“所有的好东西全没有了,全破了,我方才同大哥一起吹胰子泡,他吹一个小的我也吹一个小的,他吹一个大的,我也吹一个大的,有的飞了上去,有的闪下地去,有的吹得太大了,涨破了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大哥说他们是白天的萤火虫,一会儿见,一会儿不见,我说他们是仙人球,上面有仙女在那里画花,你看红的,绿的,青的,白的,多么好看,但是仙女的命多是很短,所以一会儿就不见了,后来我们想吹一个顶大的,顶大顶圆顶好看的球,上面要有许多画花的仙女,十个、二十个还不够,吹成功了,慢慢的放上天去,(那时候天上刚有一大块好看的红云,那便是仙女的家),岂不是好?

      我们,我同大哥,就慢慢的吹,慢慢的换气,手也顶小心的,拿著麦管子,一动也不敢动,我几乎笑了,大哥也快笑了,球也慢慢的大了,像圆的鸽蛋,像圆的鸡蛋,像圆的鸭蛋,像圆的鹅蛋,(妈,鹅蛋不是比鸭蛋大吗?)像妹妹的那个大皮球!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765

童话一则

 四爷刚吃完了饭,擦擦嘴,自个儿站在阶沿边儿看花,让风沙乱得怪寒村的玫瑰花。拍,拍,拍的一阵脚声,背后来了宝宝喘著气嚷道:“四爷,来来,我有好东西让你瞧,真好东西!”
  四爷侧著一双小眼,望著他满面通红的姊姊呆呆的不说话。
  “来呀,四爷,我不冤你,在前厅哪,快来吧”四爷还是不动,宝宝急了!
  “好,你不来就不来,四爷不来,我就不会找三爷?”说著转身就想跑。
  四爷把脸放一放宽,小眼睛亮一亮,脸上转起一对小圆涡儿──他笑了──。就跟著他姊姊走,宝宝看了他那样儿,也忍不住笑了,说,“来吧,真讨气!”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45

轮盘

  好冷!倪三小姐从暖屋里出来站在厅前等车的时候觉得尖厉。她一手搘著皮领护著脸,脚在地上微微的点著。“有几点了,阿姚?”三点都过了。

  三点都过了,……这念头在她的心上盘著,有一粒白丸在那里运命似的跳。就不会跳进二十三的,偏来三十五,差那么一点,我还当是二十三哪。要有一只鬼手拿它一拨,叫那小丸子乖乖的坐上二十三,那分别多大!我本来是想要三十五的,也不知怎么的当时心里那么一迷糊──又给下错了。

     这车里怎么老是透风,阿姚?阿姚很愿意为主人替风或是替车道歉,他知道主人又是不顺手,但他正忙著大拐湾,马路太滑,红绿灯光又耀著眼,那不能不留意,这一岔就把答话的时机给岔过了。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39

家德

  家德住我们家已有十多年了,他初来的时候嘴上光光的还算是个壮夫,头上不见一茎白毛,挑著重担到车站去不觉到乏。逢著什么吃重的工作他总是说“我来!”他实在是来得的。

     现在可不同了。谁问他“家德,你怎么了,头发都白了?”他就回答:“人总要老的,我今年五十八,头发不白几时白?”他不但发白,他上唇疏朗朗的两披八字胡也见花了。

  他算是我们家的“做生活”,但他,据我娘说,除了吃饭住,却不拿工钱。不是我们家不给他,是他自己不要。打头儿就不要。“我就要吃饭住”,他说。我记得有一两回我因为他替我挑行李上车站给他钱,他就瞪大了眼说,“给我钱做什么?”我以为他嫌少,拿几毛换一块圆钱再给他。可是他还是“给我钱做什么?”更高声的抗议。你再说也是白费,因为他有他的理性。吃谁家的饭就该为谁家做事。给我钱做什么?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徐志摩 文学 小说

分类:徐志摩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21